《 北 京 的 风 很 大 》

1999年/16毫米/50分钟

壕沟电影工作小组

导演:雎安奇

摄影:刘勇宏

摄影助理:柳立君

出品/录音/混音/剪接:雎安奇

混音:王域

后期助理:王域/柯里/廖荣

英文字幕:柯里

雎安奇

1975年12月生于新疆。19岁在新疆创办红旗广告公司,后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导演系。1998年发起壕沟电影小组。

导演作品:《网》 (18分钟,录像)《邮包》(45分钟,录像) 1999年拍摄完成《北京的风很大》。

导演自述:

我在拍摄过两个故事短片之后,就开始准备作一次纪录片的尝试。第一,我希望能在拍摄纪录片的过程中找到一些新的方法和视角。第二,我希望能打破行业固有的遵循标准,这其中有很多东西是我不喜欢的,没有变化,却还有僵硬的霸权。“北京的风很大”、从童年 的第一次来北京,记忆中就存在这个声音。“风”是什么?那种不确定的,像人生一样飘忽不定的东西。你或许什么也拍不到,或许你 拍到的每一个镜头都是风传达的信息。这让我在时间和空间上都有了绝对的自由。我依靠的是我自己的判断,这让我兴奋找到了一个支 点,让我得以考验我的判断和我对现实的理解。拍摄的准备.似乎确有确无,确有的是我力所能及找到的只有二十几分钟的过期和不过 期的胶片。勇宏在拍摄学生作业的间隙,用学生证低价租出的一架老式阿来摄影机;五块钱的话筒和废弃的电视天线在临拍前被我们用大力胶布粘成的一支有伸缩性能的话筒;再加上一辆三轮车和两辆自行车,这就是我们所有的准备——让我们自己和别人都忽略的一个“摄制组”存在。“独立制片”在我看来已变得“空洞和乏味”,更负责任的说是模糊不清。“独立”已变成太多的噱头和虚饰的姿态,要么是好高骛远,要么是将技术贬低得一无是处,而其中丧失着的却是对底层情感落人实处的关注,漠视着的是光明和黑暗并存的现实,而底层正是光明和黑暗并存的现实,底层的情感就是希望和绝望并存的心灵深处,让那些为黑暗而黑暗,或者干脆只为光明而光明 .整天诉苦或成天做梦,虽怀揣一腔热血,但内心却非不屈不挠的伪艺术家把他们独立和实验的本质精神无关。我希望能用“实验”替 换“独立”这个词语、“实验”将更为具体一些,也让我们得以有一个比“独立”更为清晰一些的判断。“实验”将更加基层,更富于 变化,更能摆脱意识形态的束缚。而现时,我们缺乏的还有什么比这些更为重要呢?!有了实验才能有变化,有了新的变化才能有进一 步的思考和探索,有了进一步的思考和探索,才能更进一步地形成自己的态度和立场,基于这个简单的推理论证,我希望将要看到的是 更鲜活的艺术作品,是拒绝,或成功之后更加倍的团结,交流和彼此的鼓舞。

影评:

来自中国的独立作品《北京的风很大》是一部非常实验而又极具文献价值的纪录片。

—— 著名电影史家、论坛主席乌利希·格里格尔( Urieh Gregor )

在2月1日的柏林影展全球记者招待会上这部仅有奥利弗·斯通(Oliver Stone )最新电影一秒钟二十分之一投资的影片,不仅创造 了片比1:1的电影奇迹,更是对纪录片制作方式进行了一次绝妙的颠覆。

—— Le Monde 法国《世界报》

这真是一部绝妙的纪录片。简单,看似无序,幽默,具有破坏性而且十分感人。导演将简单的风格发挥到了极至……这种令人眼花缭乱 而又冷静的处理手法无疑会成为电影节的重头戏,并且会在相当长的时间内受到关注……如果你是一个新的电影人就一定要看这部影片。

——Richard Sowada (影评人,澳洲PIFF独立影展主席)

入围电影节:

50届柏林国际电影节·青年论坛

澳大利亚RIFF独立影展(获最高喝彩奖)

2000年新加坡国际电影节

2000年维也纳国际电影节

2000年阿姆斯特丹国际记录片电影节

2000年落杉矶国际电影节













::© Msg 版权所有1996-2006::
Email: mustardseedgall@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