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还没睡觉的灵魂!

李振华

俱乐部文化是在什么时候兴起的和在什么时候衰败的,就象三里屯的酒吧几乎三天就要换一个新老板,可能市场上胜利的只有房东吧!

俱乐部文化也变得昂贵和节制的畸形消费观念混合的鸡尾酒,红绿相间的供根本没有任何经验的俱乐部消费者服务,当然经营者也未必以前从事过俱乐部的经营,新潮的、赚钱的、高级的是老板们追求的目标,可能没有什么专业的俱乐部,但是中国的俱乐部都有自己的特点,还有就是中国人实际是最会享受的了,只要是舒服的、惬意的都是可以混合了喝的,正如旧社会常常提到的吃香的喝辣的,只不过是吃喝的关系罢了,今天才真叫舒适,今天才真叫资本主义呐! 俱乐部同样具有任何我们可以想象的功能,每个人只要付钱都可以找到会员的感觉,比如体育俱乐部就是新兴的俱乐部文化比较新潮的,经常碰到有朋友在炎热的夏天还背着一大堆东西去健身,眼神里充满了坚强和智慧,回来的时候总是有点心慌气短的,不愿意和任何人说话,经过了体力劳动的就是会比没有体力劳动的人更高尚,没有剥削和压迫的社会是不公平的、是病态的,我们尽量努力让自己累一点辛苦一点,这样看上去是对社会有益的,发泄以后的青年还不如老人有思考的时间,思考太多是会想到魔鬼的,而魔鬼总是伴随着我们这些不幸的人,既要付出劳动也要挤出时间思考,我并不是认为思考有什么用,只是觉得要是不想想每天在干什么,到时候老了是会后悔的,这样的经验是和当年根本没有俱乐部,只有香的、辣的过来还没有甩手离开的老人们找到的答案,他们的生活太不健康,所以抱怨成了他们唯一锻炼身体的办法,因为他们已经没有办法抬腿和下腰了。与老头相比老太太还是有用的多,甚至到现在他们还在义务的担任着看管人民财产的艰巨工作,一刻不停的看护着他们的和不是他们的孩子们,小脚是她们的特点,并有着强烈的讽刺和对比…… 话扯的太远了,俱乐部还是有其他种类的,我们将要谈到是与音乐有关的一种,当然这里不包括卡拉OK,是由迪斯科转型的俱乐部文化,靠近世界流行趋势的俱乐部。卡拉OK的俱乐部是我们特有的文化,是真正现代的中国行为,是一个进步,难道不是经过多年禁锢之后人们的一种觉醒吗?当然这种觉醒也一度成为老百姓当家、当上帝的基础,扰民等词汇是可以从任何一个住平房的老百姓嘴里说出来的时候,说明他们真正懂得了申辩他们个人的权利,而这种权利是限制比他们单个个体要强大的俱乐部酒吧文化的时候,尤其有效!在家里无论如何的狂喊,最多邻居会用敲地板或砸墙壁的方式表示一下时间,提醒你注意身体,明天还要上班之类的好意规劝。 所以俱乐部文化也与这些老百姓和年龄大的人们无关,有的只是争执不下的扰民问题,也是俱乐部文化的一个侧面,同样这样的说法有些残酷,但是还应该包括不服老的干部和群众,所以俱乐部文化有着很偏执的资本色彩,而且肯定不是什么大众文化,大众文化中也没有俱乐部这个概念,摇头玩可能是从来没进过俱乐部的人也知道的,因为着也代表着一种身份,一种资本,一种可以炫耀的技能,这种技能除了让人丧命以外,还有更多的得了颈椎后遗症或者脑淤血之类,年老以后最难克服的身体衰老症状。

迪斯科[DISCO]

迪斯科是比较早传入中国的,是一种开始有着性倾向转变为开放的,和不加遮拦的扭动身体之中发泄,跳的时候主要是扭屁股和对着所有人傻笑,这样的情况是所有人几乎都是非常热情的,很符合中国人的口味,当然DJ是必不可少的要在跳舞者激动的时候喊两嗓子,以增加跳舞者的热情,如同友人来做客,招待饭菜之余应该再来点儿卡拉OK,借着酒劲来段妹妹你坐船头啊!哥哥在岸上走!这两着不是很一样,但是人在经历了两种经验以后发现没有什么不同,区别是一个花钱,但有牛必一次的机会。一个不花钱,再牛必也只是在家门里头。

迪斯科的出现给了年轻的、反叛的、有劲没地儿使的找到了归宿,迪斯科也在短短的几年之间从地下的方式(一般被认为是色情的聚会,和黑灯舞会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男男女女的聚在一起,音乐声音超出了邻居可以忍受的限度,所以很多时候在还不是很开放的80年代经常有这样的舞会被取缔。)转换成为一种时尚,一种朋克精神肯定不是偶然的,是有群众基础的才能改变的这样快!

迪斯科的出现并没有改变太多人的作息时间,一般还是12点就偃旗息鼓了,再时髦也还是不习惯一夜不眠这样在今天已经不算什么的事,基本上迪斯科8点左右上人,12点左右就关门了,就着还是代表了当时一代人的娱乐方式,本身还是挺追求力量的!

锐舞[RAVE]

锐舞也就是这两年的事,即使是如此时髦的事还是有着必然衰老的过程,锐舞在很多人看来和迪斯科没有区别,DJ可能是换了更酷的,跳舞的人也变得酷而且机械,只有真正了解锐舞发展的人知道锐舞从那里来,来自西方的中产阶级家庭中不安分的子民,当锐舞变成是一种奢侈的消费品,变成是一种时髦的时候,它的反叛精神和堕落精神,就都不存在了,有的也只是不彻底的药片和装摸做样的堕落,眼睛中没有任何可以停留的景物,有的只是药片遮挡的一个个空洞。

锐舞在很短的时间成长为每个人都知道的时髦名词,但是是没有群众基础的,没有象卡拉OK那样的自娱自乐的精神,要求也不一样,往往是靠药品支撑的胡言乱语之后,是忘却的黑夜之中的魂灵,是迪斯科之后人们装酷的借口,还有就是装傻了,总之在人们还没有习惯西方式的机械的舞曲,就已经有人开始改变锐舞的本质了,这没有什么不好,所有影响中国文化的东西不每次都被咱们改的似是而非了,锐舞也伴随着喊麦克风这样在迪斯科中出现的东西再一次取代,而另外的则由摇头玩音乐取代。

一样的DJ,一样的场所,一样的人再怎么样也不能象飞机一样直接从北京飞到纽约,这十几年我们经历了各种各样的文化冲击,留下的是什么?我们不能都叫做垃圾吧!总有一些意想不到的东西,伴随着我们的也就是这多变的方式,机械的不加思考的正是这个阶段的一剂良药,麻木的忘却这美好的青春,或是燃烧青春之中所有可以燃烧的东西,让人从浪漫之中走向极端以后的清醒,清醒的时候已经是2天以后的世界,这个世界没有因为你小小的耽搁而停止转动,你也没有因为这小小的转动而被拉下,时间的永恒或是生命的短暂都无法解释如何今天这样的平静。

俱乐部与酒吧

俱乐部和酒吧是最熟悉的地名,只要问出租车司机一个酒吧的名称,他会直接把你送到那里,而且中间不会出现拒载的现象,俱乐部和酒吧的名目也有很多不同的风格,有的是乡村(美国式的),有的是电子(英国式的),有的是流行(中式的),绝大部分有歌手演唱,可以点歌还是延续了卡拉OK的方式,在本质上中国是没有酒吧文化的,有的应该称做酒馆文化,是更纯粹的一种,结合了酒馆和茶楼的特色,在这样的环境之中难免每次都有点感觉异样,总之是不能放松的,各种酒吧和俱乐部来回游走着各种各样的人,名人、商人、艺人等等都会在各个酒吧或者俱乐部相见,时髦和庸俗并存的俱乐部酒吧文化少不了赶时髦的和玩卡拉OK的,热闹是酒吧和俱乐部好坏的标准,而且全世界适用。

夜间的东直门和摇头的人们

东直门最实在,所有去了迪斯科、酒吧、俱乐部、卡拉OK之后最后的真我都可以在东直门找到,这里的交通永远堵塞,各式各样的饭馆都是夜间才有大批的客源,这才是中国文化的精髓:‘民以食为天’,再怎么装样,也还是逃不过五脏腑的要求,毕竟红的绿的不如白酒实在,甜的酸的不如辣的爽口。

这里才叫能人会翠,小车就可以在每个周末的夜晚把整条街照亮并且来回的开,直到累了为止,吃饭的人也有着同样的心理,麻木的后脑没法判断进食量,只要是可以吃的就点,上来就往嘴里塞,一种是饿的(体力消耗类的),一种是因为摇头造成的短时间神经判断失常,还有就是在各种场合凑热闹的,那里热闹到那里凑,这里没有卡拉OK,也没有俱乐部震耳欲聋的机械节奏,但是这里是我真正认为文化的所在,一种混杂的,没有秩序的人文景观,每天晚上有10000辆车次在交错,有100000只龙虾被杀死以后吃掉,有1000000只蟑螂为了生命在马路上、汽车上和杯盘之间奔波着……













::© Msg 版权所有1996-2006::
Email: mustardseedgall@yahoo.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