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手册>>暂定

乌尔善 作品描述

这是一座非常普通的住宅楼,在这个城市里随处可见.同样的格局,同样的楼道,同样的电梯,同样的门,同样的窗,同样的洗手间,橱房,阳台,只是因为数量的累积而显得庞大高耸,但看不出任何明显的区别,象一个个满是抽屉的巨大橱柜,相同的空间里添充着不同的生活.

在这座楼的某一个单元新近搬来一对同居的男女,五层,七层,或许是九层,没有门牌号码,这些并不重要.

他是一个有着特殊目光的男子.

她是一个坐在轮椅中的安静姑娘.

他们的年龄并不确定,在不同的光线或情绪中略显不同

单元A

他们的新居,简单的家具无序的摆放着,房间里胡乱堆放着一些箱子.四壁与天花板刷的白灰有些已经剥离,气氛冷清苍白.

男子挪动着桌子,衣柜,姑娘坐在轮椅中收拾书籍和衣物.

他接好电视机的电源,电视节目的喧闹声音立刻回响在空空的房间里,与他们和谐的沉默恰成对比.

他从箱子里取出摄像机,录音机,照像机,小心的放在桌上.他对这些电器非常痴迷.

他每天的重要工作就是记录他们两人的日常生活,仿佛正为将来的记忆保留一些线索.

录像带里的内容:她在看书,她在吃饭,她在梳洗,她在睡觉,她在看电视,在写字,在化妆,在上厕所------

他把摄像机架在房间一角,画面中他从轮椅中抱起他的姑娘,走进卧室.

很快,他又出来把摄像机,三脚架都搬进卧室,支在床边.

摄像机屏幕里:两个人亲呢地相拥在床上.

电视里播着动画片,音量被调到零.

隐隐约约传来呻吟声

两个人停下动作,仔细辩别声音的来源.

在安静中这个声音显得更加放浪,隔着天花板透射过来,笼罩了整个房间.他们相视一笑,望着.头顶静观发展.

暖气管道上盘着的蛛网轻轻抖动.驳落的墙皮静静挂着.

他动作熟练地把麦克风绑在一根竹竿上,轻轻举到天花板下,把输出一端接给电视音响,细微的声音被放大,扩散在房间中,显得有些夸张可笑.

他打开窗户,把麦克风探出窗外,外面世界的声响潮水一般涌入.

他把麦克分别指向邻居的窗口,清晰地传来幼儿的啼哭,家人的争吵,电视节目,广播调频`````````渲染了他们苍白的空间.

姑娘仔细地聆听这生动的一切.

他突然注意到窗前一位老人正在挪动一块冰.

这个画面立刻点燃了他的好奇心或者说暂时摆脱了无耐.

从此,窥视与监听成为他的主要工作,给他无法行动的爱人带来唯一娱乐.

因为他们如此相爱.

单元B C D E 中的人物和事件是作为被窥视与被监听的对象而被呈现的,因此表现为散乱的结构与无序的时空,由一系列被切割的片断场面组成,没有完整的逻辑.另外一个视点则来自这些人物的主观,呈现出更情绪化更反逻辑的梦境氛围. 

单元B 秘戏

与情欲对应的粉红色房间

沉缅于不停交欢的男女情人,因情欲纠缠而成连体,迫于挣脱相互肢解残害.

这间居室中的主要道具是一张巨大的床.

单元C 饲养

与成长对应绿色房间

被父母饲养的婴儿不断膨胀导致双亲的不安,恐惧之中杀子食肉.

这间居室中的主要道具是一张餐桌.

孩子四五岁,却有一副捉摸不定的神情.是男孩.

父母亲非常溺爱他,喂给他各种美食.

“吃这个长大个儿 吃那个变聪明 吃这个有劲儿 吃那个身体好”

单元D 强人

与力量对应的铁锈色房间

为了坚强,避免受伤害,肥壮的中年男子把金属器械嵌入肌肉导致身体钢化,无坚不摧,但无意接触之中摧毁了至爱的女人,瞬间全身崩溃.

这间居室中充满了各种金属机械.

单元A

他呆望着电视,突然间浴室里传出一声尖利的叫声,让他受电击一般抖了一下,他冲进浴室,她惊恐的尖叫,仆伏在地上,淋浴喷头的水溅落得四处都是,眼泪混合了水流让她的表情分外扭曲.

“怎么了?怎么了?”

她泣不成声

“出了什么事?”他扶起完全瘫软的她.

她缓缓地抬起胳膊,恐惧象闪电一般把他击毁,只见她的肋下生出一只人耳,不但肋下,她的后背,腰际,肩头,都有.

单元E 冻结

与遗忘对应的蓝色房间

蜷缩在冰箱中的老人,把曾经陪伴他度过岁月的物件与生灵一一冻结在冰中,抵御死亡与遗忘.但因意外的停电使他的身体腐败,一切化为流水.

这间居室中的主要道具是许多储藏用的柜子和冰箱.

单元A

他慌乱之中闯入一扇没关紧的门, 把追逐他的惊恐关在门外.这套居室安静得好象没有人在生活,他熟悉的格局让他产生了一种亲切感. 喘息平静下来,他开始观察房间里的一切陈设,这已经成了条件反射,自然的引导他肢体的反应.随着他的视线清晰的细节使他因为熟悉而产生的安全感迅速发展为强大的恐惧.客厅,卧室,洗手间,橱房,家具电器,任何物件,一切一切都让他想起自己的家,只是许多地方覆盖的巨大白布和积存的灰尘显得气氛迥然不同.

电视闪着雪花,录像机空转显示已经没有磁迹,他找到遥控板迅速开始倒带,翻出其它的录像带上面甚至留有他的笔迹.他迫切地想知道录像带上是否留下什么提示他自己的线索.紊乱的磁波闪动之后影像开始出现:都是他与她的生活片断,一段一段他非常了解的内容,突然在一段断磁之后放映出他非常陌生的画面:他自己的形象.他在楼宇的墙壁与窗台上爬动,危险地在各个窗户之间挪动身体, 把镜头探入其它的窗口,镜头前的一切诱惑着他,他完全忘记了背后的危险,突然,他脚下一失足,双手把握不住平衡,身体倾倒下来,坠落 他无法理解这些影像来自何处. 画面中他的身体倒在血泊中,脑浆流溢,周围不断的有人围上来,这分明是一个坠楼的现场.难道他已经不存在了?

他惊恐异常,仓惶中按错了遥控,录像带飞卷起来,这发疯一般的响声好象惊动了什么人,一阵响动之后,里屋的门艰难的开了,她自己滚动着轮椅迟缓地移动出来,神情憔悴木然,仿佛刚刚从悲痛汪洋中挣扎上岸的泅渡者,浑身疲惫衰老.她的轮椅移动到电视机前,她无表情地看着屏幕中疾速行进的影像,她拿起遥控器,把画面调到正常,把音量关到最低,电视中仍旧是他的画面面对着镜头看,沉默不语,她平静的与屏幕中爱人对视,悲伤的重锤把她击碎.













::© Msg 版权所有1996-2006::
Email: mustardseedgall@yahoo.com